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切萨皮克湾,理查德·拉莫特像往常一样,沿着家附近的海滨搜寻着由海浪带来的礼物。当他看到一小块碧绿色的玻璃静静地躺在布满海草、礁石和贝壳的海滩上时,拉莫特如获至宝。

  那是一块可口可乐弧形瓶的底部碎片,经过几十年的海水洗涤和海浪打磨,如今已变得圆润光滑。拉莫特估计这块碎片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那时候,每逢周末,位于马里兰州的海滨小镇托尔切斯特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享受阳光与沙滩。

  看着这块拇指大小,经过大自然天然打磨的弧形瓶碎片,拉莫特爱不释手。作为一名海玻璃收藏家,拉莫特曾出过一本彩图集,名为《纯净的海玻璃》Pure Sea Glass),专门介绍如何找寻和收集海玻璃。而作为一位珠宝设计师,他的妻子南希也时常将海玻璃运用到她的设计中。不过这次拉莫特并不打算将这块玻璃送给妻子, 而是决定自己珍藏它。“我不希望它在我妻子那里成为其他宝石的衬托。”拉莫特开玩笑地说道。这块玻璃现在和许多其他珍宝一起陈列在定制橱窗里,它们都是拉莫特夫妇在过去十年中找到的——比如一块完美打磨的警示灯边缘碎片,一个带有薰衣草香的光滑古董香水瓶塞,一个可能属于百年老坛盖子的小熊头形黄色玻璃钮。

  

  自从1915年可口可乐弧形瓶获得专利以来,它就一直广负盛名。从1950年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到后来安迪∙沃霍尔将之变为不朽的艺术品,再到现在,可口可乐弧形瓶诞生一百年之际,它又收获了一批新的粉丝——因其碧绿色的光泽和跨越百年的历史怀旧感,越来越多的海玻璃收藏家们将它视作珍品。

  大约有75%的海玻璃都来自于玻璃瓶,而这其中可口可乐弧形瓶瓶又占据了一大部分。从美国的缅因州到日本的海滩上,你能找到的绝大多数光洁而古老的碧绿色玻璃瓶都是源自可口可乐弧形瓶。拉莫特解释说,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可口可乐公司专门选择绿色作为弧形瓶生产的颜色。20世纪自动化的到来,出于生产效率的考虑,瓶子生产企业纷纷转而使用透明色和棕褐色作为瓶子颜色。这让蓝色和绿色瓶子几乎绝迹,而可口可乐却是个例外,它依然沿用看起来更加优雅柔和的绿色作为瓶子颜色,直到1960年代。

  而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你还可以找到一块仍留有专利日期以及装瓶产地的弧形瓶碎片,或是一块依稀可见瓶身曲线的弧形瓶碎片。这些特别的印记对于海玻璃而言十分珍贵,因为它们很有可能在多年的海浪翻滚中被打磨得消失殆尽。

      近年来,循环利用以及可回收的玻璃瓶备受提倡,而塑料瓶的使用也日益成为主流。这使得像拉莫特这样的海玻璃收藏者们倍加珍惜每一次难得的发现。可口可乐弧形瓶也因此愈发受到他们的追捧。

       曾经仅在珠宝设计中大量使用的海玻璃,现在被广泛运用到各类创意设计中,从游泳池的装饰到墙面挂件再到风铃,越来越多的人们沉浸于海玻璃与历史的融合之美。在历经沧海桑田、饱受岁月洗礼之后,海玻璃经由环境琢磨而变得愈发耀眼美丽。历史的沉淀让美在今天和未来得以延续,这不正是对生命最好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