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学校呆了十年的教师讲起,那时还没有锅炉,在学校墙角的地方老师们自己动手搭建了一个土灶,说是水灶,更确切应该说是一个土糟,上面放满了已经烧得黝黑的水壶,鼓风机呜呜作响,伴随着细碎的黑灰飞舞,一壶壶水终于烧好了。然而,四、五壶水根本不足以满足全校三十几位老师和一百多住校生的正常饮用。所以,那时候烧水也是要排班的,通常,在第一个人生着火后,热水灶就出现了空前热闹的场面,一下课,就有满手沾着粉笔灰的老师喊着“别插队,到我了”。最受罪的还是孩子们。

       面对如此残酷的山区冬天,有多少小学生们却正在拧开水龙头,仰起小小的脑袋,把嘴搭在冰凉的水龙头上喝水。没有这样喝过水的人根本不知道,寒冬的水龙头上结着一层层厚厚的冰霜,如果不小心直接把嘴搭上去的话,很可能会把嘴唇粘住,严重点还会撕破嘴唇……但是,为了解渴,孩子们别无选择。

       即使是在春天,寒风从农村还是走得晚一点,被风吹得嘴唇干裂的孩子们依然会选择去水龙头饮水。有时候温度过低,水管冻裂,停水一周也常有的事,每当停水时,去泉边拉水就是全体师生的必备课。

 

故事来自甘肃省平凉崆峒区上杨回族乡下杨小学

 

点这儿看更多故事